罐装仓鼠

“你会爱我吗?”

挂个人

 
 
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会骂他骂得这么凶
 

 
首先在他骚扰我家姑娘之前,我都是很讲理的,如您所见前两条是我的回复
 

 

但是,在这之后
 
 
他从我第二张挂人的说说翻出了我家小姑娘的号码,加了好友之后二话不说就是qq语音刷屏,截图因为不知道顺序怎么放合适就没有放了 
 
 

之后可以补上

  

我真的不知道世上为什么有人能有这么大的勇气,谁给他的?梁静茹吗?

 
 
直男癌这么理直气壮?你妈妈听到可能要哭着后悔生出你这么个垃圾吧。

  

顺便说一下前置内容,这个狗东西是从全民k歌上要了我的扣扣。

 
 
因为语气一直很平淡普通说觉得唱得好听以及小姐姐怎么这么高冷不理人

我也就很普通的带了点歉意地把号码给他了

 
 
现在想想真的是他配吗?????

 

对这种垃圾起了歉意之心还真的是

 

 
  
之后加了我的扣扣就各种
  
 
一种直男尬撩式的讲话方式

自己还美其名曰

“我跟你讲不会聊天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您这莫名的自信从何而来?

 

 
然后

在我发现他的企图并且很明白了断的表示
“我有男朋友了”

之后

这个狗东西
    
  

已经不是不会说话的程度了
我都觉得这种人到现在没被打死嘿还真的是世界的奇迹

 

“有男朋友又不是结婚”
“等你分手~拜拜”
 
  
 
这是原话
这是人类会说出来的话????


在那之后就没有来往

甚至在我以为他已经很自觉的双删了的时候

[因为我觉得一声不吱随便删人很不礼貌所以我一般等着对方感觉到不对劲主动删我]

然后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就在我空间冒了出来

 
并且在这条

阐述了一名小姑娘如何被一名变态男盯上索要微信无果之后对其肆意跟踪蹲点,且周边同事朋友居然认为那是“钟情”。

在这种说说下面

发表这种发言
且十分理直气壮?????

不反驳确实有些除了金钱和外表什么都不要的穷婊子的存在。

 

可是,您觉得任何一位姑娘都是那种一身穷酸气的贱人?

真抱歉,面包我可以自己挣。

且就算是我未来哪一天真的不再讨他欢心了,我一样可以整理好心情为自己好好活着。

说白了就是就算老娘哪天真的给你咒分手了tmd排队也排不到你个没学历没钱还没智商的狗直男癌啊。



真的招笑,这种生物还是赶快去死吧。














 


[最后跟我为数不多的小粉丝说句抱歉这次居然不是更新又是挂人什么的…我会更的!!就这几天一定更的!qnq]

有只属于我的小靓仔啦。x







@小先生


差点忘了要挂人的事情了


和我小哥哥打双监管的时候遇到的奇人
嗯他家那个小主播也挺神奇的


没骂人?

先不说游戏开着麦嘲讽对面就已经是很没素质的行为了



“追我啊傻子”
“诶呦两个大傻子追我”


亏得你们家小主播真的可怜,带着你这么个玩意一起遭人嫌弃

小姑娘倒是没做错啥,虽然我想放她然后她被我家小哥哥挂了(′゜ω。‵)

开局她在我脸上我就捶了,然后她就讲我要放她血
 


我要是想放血杀谁我是不会给他自起的机会的宝贝儿
 

放血死这么没面子的死法
一般只能是真的气急了
杀一放三
根本不给你爬起来被摸起来的机会,宝贝
 


跑题了

言归正传



对,小哥哥网卡,我只有二阶不说今天上了一天课状态也不好我也不说,就按我真的菜到连你二阶小狗子都打不过来算

 


小伙子
首先呢,你那种说法,在我看来他还真的就是骂人了
而且开局到结束
 

您那个嘴,停过吗?
欠儿吧



我人生中难得几次气到鞭尸,你占一次

队友为什么不救你你都没点b数吧?

 
 
你那个傻b的b没好骂出来硬生生卡了个壳憋回去觉得是我听不出来????

 


骂女孩子您可真的有面子



别跟我说
“人家怎么可能知道你性别啦”


我看见对面有主播我就去串门了,三言两语唠几句是个人都知道对面是妹子
 
 

我当然不会说女孩子就得让着这种sb话,游戏这种东西实力发挥就好
 


可是骂女生是谁教您的这么有素质
 
 
 
就算一口咬死
没骂
不知道对面女的
我就是嘲讽
你菜还不让说了

 

我菜是真菜,我承认

嘲讽就很有素质?



你要是说游戏里自己溜得一批
做做动作
贴贴涂鸦
嘲讽一下
 


说实话要是这种我就是被你遛七台我也不说你啥



这挑不出错
人家在游戏范围内适当挑衅
正常对吧

 


开麦嘲讽骂人诶?何况你家还有个主播小姑娘呢,当着姑娘的面这样也是真的长脸啊?



今天真的是气急了
虽然这局最后我跟小哥哥一起努力扳回来全杀了


但依然很气



赛后喷人的
开麦嘲讽的
屠夫跟着打诨的



祝您
身体安康啊?

把自己仅有的几篇要车不车的都锁了…



虽然知道查也查不到我头上



但着实闹得人心惶惶的

姬友跟我讲万一呢…





避避风头







呵,闹事儿的人

真的想请他原地去世

直男癌也是,带着那种污秽眼光玷污他人的也是

请您自行去死别脏了别人的空气谢谢

 

 





我写乙女可是心在耽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写乙女的理由是

想写



不敢写喜欢的cp

怕写完自己就吃不下了(′゜ω。‵)


赵四的遗嘱!!!!xxx
抽到啦!!!

感谢一起打游戏的小哥哥
被我抢来的欧气xxx

【第五乙女】「人间烟火」①

☆这居然是美食文xx

☆这次的是杰克和奈布

☆这是个奇奇怪怪的小系列,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写成全员…

☆依然是现pa,情侣/已婚设定,ooc有,幼儿园文笔,请谨慎食用。

☆大半夜看着自己记好的梗把自己看饿了我能咋办

☆别问我排版什么鬼我也很绝望我也不知道…

那么

“我开动啦——”

 

 

[香草舒芙蕾和柠檬红茶]

电动打蛋器运作的声音在你身后嗡嗡响着,拧开瓶盖的香草精正不留余地的释放着自身的香气,已覆好保鲜膜的卡仕达酱乖巧的在角落里等待冷却时间。
 
 
 
烤箱已经预热好,你捧起一个细细涂抹过黄油的陶瓷模具,将细砂糖悉数倒入。
 
 

晶莹剔透的颗粒被黏腻的黄油粘在杯壁,在灯光下似碎宝石般闪闪发着光。

 
 
倒扣轻轻磕几下,多余的糖分就被扣回碗中。

  

 
 
  

电茶炉上玻璃茶壶里热水已经烧开,咕嘟咕嘟欢快的冒着泡泡。

 
 

他的茶杯和你的马克杯摆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喜感,两片柠檬瓣都在他的茶碟中——用的时候直接拿就是啦。

  

  

绅士的红茶里并不加方糖,你撇撇嘴,偷偷往自己的杯子里多丢了一颗。

  

  
啊呀呀被发现的话明天的甜点肯定又要被取消掉啦。

 

偷偷在心里笑着,赶快趁他还没回过头来往杯中注入热水,茶叶浮起来又沉下去舒展开叶片,热气带出一圈圈白烟缱绻着散去。

   

  

蛋糕也被送进烤箱,设置好时间。

  

 

 
 

身材高挑的绅士叹一口气,摘掉了隔热手套脱下围裙,才想转过头问你下次的点心想要什么口味,却被你一把扯住了领带险些跌倒。

 
 

看着你不怀好意的笑容,那位绅士神情里的无奈又增了几分,只好捧起你肉嘟嘟的脸颊,看你闪闪发亮的眸子里小恶魔般的狡黠,还是无可奈何地顺从了你的心意在你侧脸落下一吻。
  

而你却仍像只不满足的猫,张牙舞爪叫嚣着还想要更多爱抚,他却靠在你耳畔说大人的时间还没到,现下惹出来的火可是要被报复回来的。

 

你红了脸颊张口就要在那张帅脸上咬下去,就这么嬉笑打闹间突然听见身后的烤箱“叮”的一声。

  

 

拉开玻璃门就有香甜的气息前仆后继般涌出来,将甜美填满了小厨房里的每一条缝隙。

 

 

深呼吸。

   

 

你抬头看他还有些微恼的神情,不禁笑出了声,踮起脚尖将一个带着少女甜软香气的吻送到他耳畔。

  

他极不优雅的翻一个白眼。

 

 
 
糖粉顺着小细筛抖落在高高耸起的舒芙蕾上,薄荷叶稍稍修剪下两片只摆在上面做装饰。

  
 

你乖巧地端起托盘,两份红茶已经摆好,仰头对他笑笑,一蓝一粉两个陶瓷模具里胖嘟嘟软绵绵的蛋糕就这么随着他拿起又放下的动作一晃一晃,着实可爱。

  

 

 

你也可爱。w

 

  
 
 

[下雨天要不要来杯姜汁可乐?]

 

 

  

 

窗外雨点敲打玻璃窗淅沥沥的轻响,伴着车辆轧过水洼和鸣笛声音,嘈杂与寂静融成一景。

 

浴室的磨砂玻璃门上映出不清晰的人影,雾气在玻璃上凝出水珠缓缓下滑勾勒出一副美好景色。

 
 
 
你用勺子搅一搅小砂锅中深焦糖色的液体,一层姜丝漂在液面上被你按下去又浮起来。

 
 
掐着时间约摸差不多了,回头也刚好听见浴室中水声戛然而止,轻笑一声叮嘱他要擦干头发穿好衣服再出来。



果不其然得到一声带了点不高兴的闷哼。




 

锅中液体开始隐隐约约冒起热气,似是要烧滚了的迹象。

 

你在烧开之前关了火,广口的陶瓷马克杯上架好了滤网,无纺抹布垫在锅沿两侧微微发烫的把手上端起。

 

最后一滴带了点辛辣的甜腻液体落进杯中,满满压着杯沿儿一滴不多一滴不少,蓝粉两个陶瓷杯都灌了一肚子的暖意,端坐大理石的桌面上冒着丝丝热气儿。

 

 

 

砂锅与汤勺一同躺进水池中自己冷静着,你抬手把滤布上的姜丝倒进垃圾桶顺便把染了褐色的布料也丢进水池。

 
 

 

回头就看到乖巧裹着大浴袍戴了你准备的毛巾帽的他坐在桌边捧着大肚杯小口小口啜饮着的可爱画面。



忍不住轻笑出声,然后顶着他带了点嫌弃的复杂眼神坐在他旁边。



厚实的杯壁隔热效果很好,掌心完全附上去拢进了一捧微烫的暖意。



窗外仍是淅淅沥沥落着雨滴,屋内的热气与室外的凉意隔着厚实玻璃嬉闹一会儿就凝成一片潮湿雾气。



做完的工作安静躺在桌角,电视里只开15%音量的综艺节目是不吵人的热闹,抬眼看身边爱人染上些许红润的脸颊,你抬手隔着毛巾揉一揉他微湿的发,于是在他不满的眼神里,在他带着疤痕凹凸不平的唇角落下一吻。

 


唔…

是加热过的可乐太甜了吗?







还是你太甜了呢……?w

 

 

 

说出来可能没人信



但我为数不多的小粉丝儿里



有个姑娘ID和我本名一样…虽然没带姓氏





已经存在好久了



有大概一丢丢的慌xxx


我今天

第一次

在公交车上

被人



你们懂得





当时还有一站下车,车上人也确实是很多,我就被挤到那个司机旁边没有位子的一个小台子的沿儿上站着





然后tmd

不知道从哪来的老流氓





目测年纪得五六十了吧





就我突然感觉有只手

就碰了我屁股两下

一开始以为人多挤得难免碰到

也就没多想



结果他摸上来的频率越来越频繁

后来还剩半站下车的时候居然还揉起来了



这我就来气了

然而我也不想上第二天的头条



就回头示意我要下车了



结果他还得寸进尺捏个没完还堵着我不让我走了





卧槽这我就来气了



直接从那个小台子上跳下去

一jio踩他脚上了



也没说别的,也不想看他

抬抬书包我就下去了









这么实诚一脚

不肿他两天算我输


【第五乙女】「非典型斯德哥尔摩」part.3

☆是杰克



☆又是这个沙雕抖m系列


☆我知道现实一点的想爪爪杰身上不可能只有花香味大概更多会是鲜血干涸之后留下的腥臭味和一些奇奇怪怪的尘土泥泞染进衣服里的味道但是


☆我不管我就要这么写略啊略啊略


☆ooc有,私设如山,幼儿园文笔,打我可以别打脸qwq我知道我写的烂您可以不看,但是如果你骂我,我就哭


☆这次真的写了好长啊主要是…这个梗太久远了(有脸说)我真的记不太清了……就勉勉强强今天两笔明天两笔东拼西凑搓出来的……(′゜ω。‵)

 

 

 

 


那么

“用那利刃贯穿我的心脏吧。”




 

 


 

你曾在深夜梦魇中嗅到过一种玫瑰香气。


意识模糊不清,身体动弹不得,却只有那肆意蔓延的玫瑰气息愈发浓郁。

 

  

无声挣扎中你感受到一只冰凉纤细的手抚过你脖颈,顺势向下挑开了蕾丝睡裙的搭扣。

 


大抵那人也是觉得扣子太多解得烦心,索性直接从胸口处用力扯开,你甚至清晰听见木质扣子哗啦啦落在地板滚出去的声音。


 


暗粉蕾丝编织的最后一道防线被轻易拨开,骨节分明的手指毫不怜悯地探进深邃花园。


 


只能颤栗着被迫接受冰冷的「爱抚」。

 

 

  

 


 

   


之后


直到第二日清晨你带着满身泥泞衣衫不整地从床上爬起身,揉着微微有些酸痛的腰才意识到那确不是一场梦。


回忆起那阵浓郁到令人有些作呕的玫瑰芬芳。



毫无疑问这场强奸案的犯罪者只能是那个人。


——或者说,他甚至真的还可以称之为人类吗。




坐在木质长桌的烛台前,你理了理颈肩打着蝴蝶结的丝巾,暗暗祈祷没人注意到你的异常。


对气味格外敏感些的薇拉小姐向你投来一个复杂的眼神,又很快假装若无其事别过了头与旁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可你分明看见她不时瞥来的眼神。

同情,怜悯,恐惧

以及深不可见的一丝厌恶神情。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吧


——自己与那位先生的关系。


与恋人、床伴都不同的。


更像是野兽之间的侵略和占领一般。

相互厮杀,却也相互慰藉。

   


 

如同他在每一局游戏中都像对常人一样、甚至更加恶劣地对你痛下死手。


却仍在全员失败后像是托起一件易碎的珍品一般小心翼翼将意识模糊的你送入地窖口。


明明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明明无论如何都会在十二点钟声敲响时再度从无尽轮回中醒来。



当然你也知道那位伪绅士正是清楚你永远无法自他手中逃离。


——Forever?


答案是「Yes.」



 


思绪断成碎片。

教堂破碎钟声回荡耳畔。


混沌中睁开迷蒙的双眼。


入眼一片鲜艳。


烫金暗纹的红毯随着岁月流逝已然变得破烂不堪。

 


遍布着泥泞与染了暗红的脚印,其中也绝不乏你曾提着浸了血的裙摆奔跑时踩下的足迹。


尽管它们已经干涸凝固,混进污渍里蒙了尘埃。


敲打着锈迹斑驳的密码机,你紧绷精神丝毫不敢松懈。


 

窗外乌鸦突然飞起绕着树梢尖叫着报告监管者接近的讯号,几乎是瞬间就能感受到温度的骤降。


淡淡的雾气顺着窗口渗进来。


果然是他。

 

 

 

顾不及手头上校准失败炸开在指尖的酥麻感,你闷哼一声扭头绕过几座斑驳的木椅一脚跨出另一道窗外。


落地瞬间腰腿却突然一阵酸软,你闷哼一声坐在了地上。


血红印记几乎要炸裂胸膛,剧烈的心跳声超得你头昏目涨。


你甚至不敢抬头看他。

 


 

却听到从头顶传来的一声轻笑。


心跳声渐渐平复了些。


他想做什么?

 

 


 

你不解

想开口询问他


对上那双自面具孔洞中透出来的血色眸光才忽地记起在「游戏」中,按规矩来讲监管者是不能开口说话的事情。



他似是无聊地甩一甩左手,雾气自他指尖刀刃沿着地面洒了一路。


瞥你一眼,抬抬下巴

意思就是喏,我空刀了,快跑吧。


来不及思考到底是他一时心软或只是单纯想要找些乐子,你拍拍裙摆的尘土轻一脚重一脚地跑远了。


——再遇到他就是三名队友全部阵亡之后了。


破译进度剩余4/5。


你咬着牙逼迫自己集中精力在手上已经过了一半的破译进度上。


肩膀深到几乎可以见骨的伤口,鲜血大朵大朵地肆意浸染地面。


失血过多的眩晕感,密码机运转着的轰鸣声,窗外乌鸦绕着圈子不停尖叫。


你最终还是选择了暂时放弃,捂着伤口挪到已经破烂不堪的木椅旁坐下。


过膝的裙摆硬是被你单手连扯带拽撕下大半 胡乱把伤口包扎好的你抬眼看看那台叮当作响的密码机,咬咬牙还是一瘸一拐向它走去。


伤口还在微微渗着血,一阵阵疼痛带着酥麻一下一下轻挠着你的神经。


意识早已飘走大半,甚至连脚下雾气愈发浓了都没能注意到。


骤然惊醒时,他指尖的利刃已经抵到了你纤细的脖颈,再多靠近一分都可能是致命的伤。


微怔片刻,你压抑着因莫名兴奋而开始急促起来的呼吸,故作平静样开口。


“怎么?先生冷落了我大半局,终于记起这儿还有个漏网之鱼了?”


只听身后一声冷笑,便觉得身子猛地浮空了。

 

  


他将你拦腰抱起。

 

  

  

双脚离地的失重感让你忽地慌了一下,随即在他怀里不安分地扭动挣扎。

  

 

  

“啊…抱歉,我的小姐。”

 

“是我一时大意了,竟然忘记……”

 

 

 

突然脸颊与地面接触摩擦的痛觉,被他像拖尸体一般单脚提起。

 


 

你未能反应过来地闷哼了几声,便听见他在你头顶那满是恶劣笑意的语气。

 


 

“果然…您还是更喜欢这样。”


无力反抗


虽然不想承认但确实


比起那些虚假的爱抚安慰,你果然还是更加喜欢这样直接了断的疼痛。


 


——只有这份痛苦,才能时刻提醒你。


身陷于此

就不要妄想能得到谁的“爱”


更何况……


是那个无情的怪物。


 


开膛手


最善用虚伪的温柔骗得年轻姑娘的倾心

 


直到她们呼吸停止前大概也都不愿相信的吧


那位杀掉她们的温柔绅士。


看着他扼住自己喉咙的手,你不禁嗤笑出声。


他可是个实实在在的怪物啊。


 


什么温柔绅士,什么手杖上飞落的玫瑰花瓣,什么给予猎物生前最后的温柔。


不过都是假象,一切都是他自欺欺人的伪装。


不过是给自己的恶劣玩弄寻个理由罢了。


 


你抬眸看他,轻轻搭上他虚握着自己脖颈的手。


见他动作一顿,你忽地笑了。


抬手半掀起那副已被点点血迹染了半面鲜红的面具,在他唇角落下一吻。


 


你看,明知道的。


可偏偏就是贪恋他给予的一切。


没有所谓“爱”又怎样呢。


——反正你也逃不了这里。


干脆与他一样…

 



你勾勾唇角,扯着他领带的手微微用力



“权当消遣。”


看着这个编辑日期
陷入了沉思

我好像真的很高产呢——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