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装仓鼠

死在昨夜的梦里。

做了一个溺死在深海的梦
什么都听不到
什么都说不出
只能看见大朵大朵的气泡擦过身侧向上浮去
是它在上升吗
是我在下降呢?
最后视野渐渐朦胧的回归黑暗
意识消散 醒来
那么,现在的我
是活生生存在的,还是那个溺死的我死亡前的
所谓的走马灯呢?

爱与被爱其实都是奇迹。

——只是我的未来里不再有这种奇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