罐装仓鼠

千柃的「柃」
是生存欲为「0」的「零」

与我同一届的新生里
有一个小傻子。
 
 
或许这样讲话会有一些不尊重人的意味吧,但这确实是最客观直白的说法。
 
 
智力方面有一点点异于常人,说话有一点支支吾吾讲不清楚,素日里经常走错宿舍或是忘带东西,但是家境却似乎意外的殷实,搞得周围人对她的态度,要么是像戏弄动物园的猴子一般随意逗弄惹人欢笑,要么是虚情假意凑上去嬉笑着要求她买东西给自己。


如果不是高考失利,我恐怕也没有机会
踏入来自校园,来自这些未成熟的孩子
这般肮脏不堪的阴暗世界吧。
 
 
 
在泥潭中挣扎,却越陷越深。
我不是神明,没有拯救世界的能力。



——我只是个懦夫,连她,连自己都无法拯救的懦夫。


我甚至不能将她扶起。

甚至已暗动心思要葬身于此。



她是泥沼深处一捧清泉
是阴雨连绵时遥遥一抹湛蓝的天
是朽木污泥中悄悄探出枝桠的新苗


是突然撕开天空落在我脚步前的光
轻声问我
“你想来到这个世界吗?”



我却退缩了。



少女哭泣着道歉
说对不起但我已经没有能力供给自己


她已经坚持不住了
她连自己的性命都快留不住了。
她已经



只能避开那束光沿着黑暗摸索着爬行。




“可我已经尽力了呀…”

“即便是注定无人发现的努力我也竭尽全力去做了…”

“可是好累,好累呀。”





“对不起”
“我认输了。”
 
  
  



 
再见了,小小的光芒
对不起啊,无法将你拖出泥沼。



我要逃了。





对不起。

贵安,这儿是千柃。

当然喊我仓鼠也ok的哇
反正大家已经都这么叫了xx
 
 
是个性子过于温软的人
被欺负了也不知道反抗的那种…
很废物很没用的类型啦
 
 
甚至被姬友嫌弃过x
 
  
所以写评论给我或者与我讲话我都超————级开心的!!
 
敲想和大家扩列的鸭!!

厚颜地说一句如果您还算喜欢我的话
不嫌弃我的话

来小窗嘛我扩您也可以的鸭!qwq


 
 
然后就是
因为开学了所以…是不定期更新哒


基本上写的都是现pa,偶尔的原作向也都私设如山奇奇怪怪x



大多时候写的都是甜的,因为
日子这么苦啦
大体上
也不能把对生活的怨恨
发泄在自己喜欢的事物上
 


而且很希望
如果您也和我差不多
每天因为现实的事情而忧愁难过


如果您能
在看见我写出来的那些
沙雕作品时
能轻笑出声感叹一句

“好像也没那么难过了。”



那对我来说真的是
最大最大的满足了!!
  
  
    
  
  

 
 
然后个人方面…
情绪极度不稳定
且暂未就医
大概整个人都是精神崩溃边缘
 
  
所以经常发一些丧丧的东西…
就不要理我就好啦!
之后我会好好删掉不给大家看见的!
 


所以认认真真说一句保不准哪天
我就真的突然暴毙了
 
 
关注需谨慎呀☆
  
   
   
周六就成年啦
以后……
如果我还有以后的话
可能时不时会在b站开开直播鸭_(:ᗤ」ㄥ)_



唠唠嗑或者打打游戏什么的
小姐姐们考不考虑
捧个场之类哒……?♡
 
  
  
  
学的是医疗设备,想做的工作是原创软妹服
然而
我是个不会画画硬要画的女子x



以及
感谢您不嫌弃这个鬼样子的我
还有
感谢愿意留下小心心的每一位w

 
 
 

你们都是小天使!!
最喜欢你们了!!

【第五乙女】「若在正确的时间相遇」


☆是现pa(´▽`ʃ♡ƪ),大学情侣设定

☆ooc有,幼儿园文笔

☆如果一年前写的话我其实大概就写高中生了xx但是感谢我灵感源泉的姬友x看她们体育课真的挺开心嘻嘻嘻x

☆感谢她们给了我一些活下去的动力,至少给了我一个熬过这一周,下一周的一个小小的期盼

☆无论友情爱情,遇见你是都我今生最大的幸运。




那么嘻嘻嘻

  
   
     
   
  
 
 
 
  
[清晨的操场   威廉×你的场合]
  
 
早上6:55
   
天还没擦亮的清晨,空气里还带着潮湿的寒意。
  
一向畏寒的你更是已经套上了加绒的长外套,厚重的面料直直掩过小腿肚,温暖柔软的触感使人无比安心。
  
   
    
跑道上奔跑着的少年们穿着橄榄球队统一的短袖制服,然而人群中只有他的护腕上被偷偷绣了一只粉红色的小熊。
  
  
——真可爱呀,威廉先生。
    
这样在心里偷偷地笑了。
    
  
  
  
  
   
“不是跟你讲天凉了添件衣服不要再跟他们一起穿短袖了嘛。”
    
 
你把手里从滚烫捧到微热的椰奶递给他,用热乎乎的手心儿贴着他温热的脸颊。
  
  
看着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前额没打理好的发丝还带着几分被汗水晕染的湿意,你气鼓鼓地掐了掐他的脸颊。
 
 
“跑得汗淋淋的,风一吹感冒了怎么办?他们没有女朋友心疼可是你有诶!”


?????
来自其他成员的凝视。
   
    
 
   
 
  
你带点歉意地对他们笑一笑,摘下头顶奶茶色的毛毡鸭舌帽扣在他头顶,顺便一巴掌拍掉他试图摘掉帽子的手。

 

“不许摘!戴着回宿舍!也不怕被风吹得头疼!”
  
“不许再用凉水洗头发了知不知道!”
“再叫我知道了打断你狗腿!rua!”


 

你嘟起脸颊故作生气模样凶他,他也只能顶着来自一众队友仇视的目光和那顶过于少女的帽子点点头。


大概是帽檐上粉红蝴蝶结的丝带挂在他脸前的模样过于可爱,你竟一个没忍住噗嗤笑出声音。
   
   
   
“不是说早上这么冷就不用陪我晨跑了吗…”

“劳资乐意你哪那么多话!”
  
 
嘴上一副嫌弃的语气,还是悄咪咪把一早揣在口袋里的小包巧克力曲奇塞进他手心。



“没事啦”
“看到你的时候就不觉得冷啦——♡”


 

少女踮起脚尖在他看起来不那么开心的嘴角轻吻。
覆盆子味的唇膏留下一个并不明显的痕迹。

  


小羊皮的短靴在水泥地面咔哒咔哒一阵脆响消失在操场围栏外的拐角。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他通红的耳根已经暴露了所有心情。
   
   
  
   
    
  
  
 
手机滴滴滴响起。
  
  
 
from:备注]小兔子威廉廉♡
            曲奇很好吃,下次不要再费心做这种东西了。
            还有…
            ……很甜。
  
——End.
    
      
    
    
    
   
  
  
  
    
[午后的自习室    靓仔×你的场合]
 
  
   
果然周五的自习室不会过于拥挤。
  
  
你捧着厚厚的解剖图册坐在他旁边。
 
 
淡色的桦木桌上洒满了窗外透进的暖意,柠檬茶里的薄荷叶卷着融了一半的冰块翻了个滚儿发出咕咚的轻响。
 
  
   
午后两点半的阳光总是那样暖洋洋的带着困意。
管理员的猫慵懒地倚在书架最顶层靠近阳光的地方打着哈欠。
 
 
而你家那位小先生
厚厚一摞书籍当作枕头趴在桌上睡得正香。


你用素描铅笔黏着软绵绵橡皮的一端轻轻戳了戳他的额头。
看他微微蹙起眉轻哼两声扭过头去,不经意轻笑出声。


真是的,像个孩子。
 
  
  
将书本放好展开笔记准备继续自己的学习时,突然觉得肩上一重,他柔软的卷发扫得你脖颈发痒,笑着低头想捏一捏他的脸蛋却正对上那双还带着点雾气的深邃眼眸。
   
     
好像一瞬间有那么一点点的…
心跳缓了半拍的感觉。
  
 
 
轻咳一声故作镇定告诉他在自习室里要顾及一下场合不要做什么奇怪的举动。
话音都还没落就被人一口含住了耳垂。
  
 
——这下你也顾不得是在自习室了。
 
  
 
“你你你你干什么!?”
  
   
才想惊叫出声却忽地意识到不对于是努力压低声音红着脸吼他。
 
  
  
“还不是你硬要拖我来,这儿又安静又无聊。”
 
   
“都要小测了你这个样子不务正业当然叫人着急啦!”
“诶不是你困就睡你你你…你突然耍什么流氓啦!”
   
     
“饿了。”
    
    
“饿了你兜里的奶糖呢??不是早上碰面的时候就塞了那么一大捧给你哒?”
  
   
   
他却将你手中的书抽走掩在脸前,另一只手揽过你的脖颈偷偷交换了一个甜腻过头的吻。
  
   
   
   
    
   
  
“吃了。”
“多谢款待。”

虽败犹荣啦

作为临时组建的队伍已经非常棒了(´▽`ʃ♡ƪ)

没关系的
还有明天
还有下一次下下次

闪闪发光的人永远不会被埋没哒



——那可是我的小太阳呀。♡

这不是梦吧(´°̥̥̥̥̥̥̥̥ω°̥̥̥̥̥̥̥̥`)

我也是有小炸药桶的女人了qwq

半夜做梦
梦见我一夜之间掉了二三十个粉
吓醒了qwq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日常黑礼服xxx
 

球没了被气哭的
礼·三岁·服_(:ᗤ」ㄥ)_

根本不敢给他看见只能偷偷在撸否发xx
晚自习好无聊呀…
玩个手机还要紧张兮兮
讨厌这个辣鸡学校


越来越稀罕这个小河豚了
怪可爱的xx

我的粉丝滤镜有四十米————

如果有朝一日他也能有很高很高的人气就好啦……w
算了就这个小菜鸡儿xxx

听了各种《xx天下第一》
偷偷地给他也填了一个

umm
如果有天他能有2000fo了
就当贺礼做个视频吧(๑ت๑)♡



↑我这个
可能会是flag
一般…
算了
命运如何也不是我能左右的_(:ᗤ」ㄥ)_
他好好的就比啥都强啊

怕自己会跟他吵架诶hhhhhhhhhhhhhhhhh

去死吧flag!!
略!!

不更新每天都在摸鱼的人

最近因为新来这个学校…
一半是不适应
一半是环境真的过于恶劣

真的每一天都是哭着过来的

而且这确实不是我想要的未来
想要的工作

所以昨天就和母上
聊了很多很多

我家庭条件不大好来着嘛ww
其实是单亲家庭
我妈一个人辛辛苦苦

自我六岁他们离婚
一个女人
一手
供养了我整整十二年

我真的不知道她从哪来的毅力

还能在我说出梦想
在我说出从零点开始
想去做主播试试看
想要付出五年努力尝试一番
说出

“没关系的,我知道你已经尽了全力”

“你已经供不起我下一个五年了呀”

“所以日子固然是苦,我也可以试着坚持一下努力一下”

说出这种话的时候
她还能毫不犹豫一口否决
问我怎么就供不起下一个五年

我说
那学费交了那么多
怎么能说不上
就不上了呀

我妈真的是……w

明明还顶着欠款供我上学
明明自己平时连正儿八经的午餐都不舍得吃
明明喜欢那么久的衣服她也舍不得买
明明对自己那样吝啬

为什么还能说出

“如果你能走这条路”
“那么放弃(现在的学业)也没关系”
这种话呀……ww

说实话真的是
眼泪瞬间就要溢出来了

就好像几天前我哭着打电话对她说

我怕我撑不下去
我怕我某一天真的一了百了
剩下她一个该如何是好

我怕我辜负她的期待
就算已经是在辜负了
我也害怕会越走越歪
亏欠她的越来越多

“我从来不在你身上寄托那些负担的期待”

“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活着”

“幸福快乐的度过一生”

“我年轻的时候嫁人太早,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所以不论你想做什么”

“我都用尽自己全力地去供应你”


她说学校如果我住不舒服
愿意在学校外面租房子让外婆来陪我
她说如果我有梦想
甚至愿意舍弃一切让我去实现
她说只要我能快乐一些
再苦再累她也愿意
 
 
她买过金珠子红绳的手链给我
说一定要戴好可以保你平安
她买过翡翠玉佩给我
说戴在身上可以替你挡灾
她不惜重金去寺庙求来一副画给我
说高高供好必会高枕无忧

明明什么都不舍得买给自己呀…
却宁愿抱着一点点不存在的可能
都希望我过得好些

这个女人还真是

骗子……

说她不累
说她不饿
说她兜里还有钱
让我不要担心
没钱就说

真的是骗子


说实话
再供我五年这种话
无论是真的
还是说只是她想给我一点活下去的动力
都无所谓啦

至少她希望我好好活下去的心
不是假的




骗子呀

剩下的半辈子

换我来骗你吧ww







这辈子能成为她的女儿

是我最为幸福的事情了…w





 

「下辈子换我守护你吧ww」

「妈妈」

【第五乙女】「婚姻届」

☆写了个什么奇奇怪怪的梗…梗在上一篇

☆日常嫖小疯子

☆发现自己写不出来以前那么可爱的东西了于是开始自闭qnq

☆现pa,ooc有,幼儿园文笔×3遍

@快乐百钰 ←如果看见了这个人请帮我催她的更






那么如果都ok的话↓












于是你坐在桌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废话,怎么敢去指望你家那位智商和发量能成正比的傻蛋儿像人家一样懂女孩子的心意哇。
 
  
 
  
你摸摸口袋里按照套路一般买好的钢笔,有点心疼为此花去了大半月的生活费。
 
  
 
——就不应该听自家沙雕姬友的话!买支便宜些的糊弄糊弄不也一样嘛!
 

反正目的是套路又不是真的送支这么昂贵的钢笔给他!
 
 
   
抹一抹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水,你深吸一口气站起身。
 
  

一不做二不休!买都买了!
 
 
毕竟又不能指望他那种脑子缺根弦儿的来求婚,那就勉为其难替他做了这差事吧!
 
哼唧儿!
   

   
 
   

  
结果真的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还是怂了。
 
 
啥玩意儿啊qwq
 
 
啥求婚啊qwq
 
    
 


 
 
   
说出来还不是怪你家那位生得过于高大魁梧,就连当年被他堵在宿舍楼下向你表白时都是一样
 
 
  
没出息的你被面前这位身材过于威猛的学长吓得眼泪都快溢出眼眶,紧紧搂着姬友的手臂根本听不进去对方到底讲了什么,只一个劲儿的点着头口中喋喋不休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都答应您!!请不要杀我!!QAQ”
 
 
“不他是说……”
 
 
“我口袋里真的没有钱!!”
 
 
“不是你先冷…”
 
 
“手机可以吗!!手机交给您了!还有饭饭饭…饭卡!水卡也给您!!”
 
 
“所以说他没…”
 
 
“对不起对不起果然还是包包里的东西都给您了!不!包包我也不要了!!”
 
 
 
 
 
 
于是你就真的抄起自己的包包往他手里一塞,搂着姬友扭头一路狂奔出了学校。
 
 
 
剩裘克一人拎着你粉红色的挎包茫然地站在女生宿舍楼下。
 
 
 
甚至还因为路过的威廉同学没憋住嘲笑出声而与他在大马路上大打出手连门口告示板的玻璃都打破了,造成第二日“裘克同学和威廉同学为争一女生而在女生宿舍大打出手”的事情传遍了整个校园。
 
 
   
 
第二日自宿管阿姨那里拿回你的挎包时你惊恐地仔细清点了里面的东西,却惊讶钱财不但一点没少,甚至在侧边带拉链的小口袋里摸到了一支自己心水许久都没舍得买的口红。
 
 
 
他他他、他什么意思???
 
 
 
看着朋友不怀好意的笑容,你忽地想起昨天仿佛自己无意间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气氛一度尴尬到了极点
 
 
 
 
“我…现在去死还来得及吗…”
 
“好像不太行诶——”
 
“为啥……”
 
 
她坏笑着指指你的背后,仿佛比兔子还快地一路溜走。
 
大夏天的怎么突然感觉背后有点凉…
 
 
 
 
一只温热的手拍上你的肩膀,你却吓得整个人僵硬在原地,连呼吸都收敛了幅度。
 
 
只出于礼貌,你还是硬着头皮转过身,却不敢抬头看他的表情,攥了攥手中的口红低着头向前递去。
 
 
 
 
“对不起!!”
 
“这个、是您落在我背包里的吧…”
 
“您放心!我绝对没有要私吞的意思!”
 
 
 
 
对面许久没有动静,你也又惊又怕地保持着这个尴尬的姿势不敢抬头去看。
 
 
良久,却听头顶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息,还来不及道歉便被揽进一个过分宽厚温暖的怀抱。
 
 
 
你瑟缩在他胸口一动也不敢动,感受到他浅浅的温热呼吸拂过你耳畔,并不算很低沉却带了几分鼻音的可爱声音敲打进耳朵。
 
 
 
“怎么,明明答应过的事情现在又想反悔吗… ”
 
“昨天问你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可是你亲口讲过无论什么条件都答应的。”
 
“现在反悔是不是不太厚道了。”
 
 
 
 
听着他的话你简直脸颊都要燃烧起来。
 
这个男人怎么这样破廉耻的!!
 
 
 
 
 
 
——你甚至都是交往之后半个月了才从姬友那里得知。
 
 
 
 
这个叫裘克的学长!
 
他只是!
 
和朋友!
 
玩惩罚游戏输掉了要对他看见的第一个从女生宿舍出来的女生表白而已。
 
 
 
 
 
mmp 
 
 
 
 
  
 
  
至于后来为什么真的交往了
 
 
他给出的答复是
 
 
 
“因为你的反应有点可爱。”
 
 
“好巧不巧是我喜欢(欺负)的类型。”
 
 
 
 
 
 
 
……呵
猪蹄子。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qnq
 
 
 

 
 
 
 
于是你现在就坐在这个大猪蹄子的对面。
 
 
 
大学门口的咖啡店曾是你当年的心头爱。
 
那些无所事事的日子里,你大多时候不会跟他们争抢图书馆的位子,而是在这家并不很起眼的咖啡店角落的位置里
 
  
 
点一杯半糖少冰的茉莉奶茶,或是拿出课本自习,或是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偶尔也只是单纯的坐在窗边看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啜饮一口甘甜,看那抹鲜红色的高挑身影在人群中那样出众。
 
 
 
你会抬手唤他。
 
 
 
他就会如现在一般坐在你对面,面前摆的是你曾在他一副不耐烦模样看着菜单时推荐给他的榛果拿铁,他总是皱着眉说太甜太腻,却还总是当着你的面乖巧喝下。
 
 
 
 
 
“猪蹄子你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
 
“…………”
 
“……”
 
 
 
  
 
“算了其实今天什么日子都不是但我就是很想送个礼物给你。”
 
 
 
在他一副奇怪的眼神下你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钢笔,急性子的你甚至干脆就连包装也没有包装。
 
 
 
“看好了啊一支钢笔花了老娘两千块你可得好好珍惜……算了怪麻烦的。”
 
 
 
你低头从包包里扯出一张婚姻申请表耿直地拍在他脸上。
 
 
“快!试试笔好不好用!”
 
 
 
“…………不好用,笔尖断了。”
 
 
  
 
…!?!?!?
老娘半个月生活费买的笔你说断了就断了?!
 
 
  
 

 
“小疯子你今天就是写血书也得把这字给我签了!!”
 
 
 
你一改往日作风地拍案而起,得到店内众人的注目礼后又悻悻地坐下。
 
 
 
“人你都睡了。”
 
 
“同居都同居了。”
 
 
“全世界都特喵的知道劳资跟你在一起了。”
 
 
“你现在说不签就不签了?”
 
 
 
 
不知道是生理期临近的情绪低落还是真的说着说着把自己说委屈了。
 
 
你含着一包眼泪投去的怨念目光,就仿佛被人轻薄了的姑娘。
 
 
 
虽然你话里的意思也没差哪里去。
 
 
 
 
看着你的眼泪他明明慌了,却还故作镇静只是扯了几张纸巾递给你。
 
 
 
 
你却甩手一拍
干脆就在店里哭了起来,惹得店内众人纷纷瞩目。
 
这下他是真的慌了,赶忙抓了几张纸巾塞进你手心拽起你就跑。
 
 
 
 
 
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的你揉着微微红肿起来的眼睛,偷偷在心里骂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被对方拒绝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还是跟他走了。
 
 
 
“我还没原谅你呢……”
 
 
“…我知道”
 
 
“你要带劳资去哪!!”
 
 
 
带着哭腔的软糯嗓音就算再怎么故作凶狠吼出声也都起不到任何威慑效果,反而被他像安抚小动物那样顺了顺毛。
 
 
 
“到了你就知道了。”
 
 
 
 
  
 
 
 
 
 
 
民政局门口的风有点甜丝丝的暖诶。
 
 
 
——但这不影响它依然吹得你一脸懵逼。
 
 
 
 
“裘克子我限你三秒钟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
 
  
 
   
 
“想了想果然还是觉得…”
 
 
“求婚这种事情,果然还是我来的合适吧。”
 
 
“正好你手上那个易拉环是不是也该换下来了?”
  
 
 


 
 
 
 
你发誓
 
 
 
你从来不知道
 
 
 
原来那个红色小绒盒里

散发出来的光芒有这样耀眼
 

 
你从来不知道
 
他那样张扬的色彩
 
也可以被渲染得如此温柔
 
  
 

 
好像一阵阵暖风撩起的不是发丝
 
 
而是心底那份沉睡了多年的怦然心动
 
 
 
  
 
  
 
“裘克你个大猪蹄——”
 
 
你伏在他胸口,丝毫不顾及路人视线地哭泣出声。
 
  
 
“这种话你要早说啊!”
 
 
“还以为你不要老子惹呜嘤嘤嘤!QAQ”
 
 
 
 
“现在是真的有点不想要了…”
 
 

 


“闭嘴!不予退货!”




“老娘现在可是持证上岗了!”
 
 
 
 
 

“啧。”
 
 
“好啊,别后悔。”
 
 
“今天开始你就是合法的了。”
 
“作为本大爷的所属物。”
 
 
 
 


  
 
 
 
 
“做什么都是合♂法的。”